凯时旗舰厅

时间:2019-11-12 06:09:57 作者:凯时旗舰厅 浏览量:70142

       凯时旗舰厅  元旦两天假期过后,麦总发布了人事令:麦子扬即日起调任客户部部长,原人力资源部经理包一一为人力资源部总监。虽然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了,麦子扬事情也多了起来,然而这并不妨碍他同包一一的约会,而且员工内部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,就是有意或无意地给他们俩制造见面的机会。  四个人拥进包一一的家,开始参观,连洗手间都不例外。两居室的房子不是特别宽敞,然而很舒适,有一种家的温暖的感觉。麦子扬贪婪地用眼球迅速记忆包一一的家,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。房间里面有很多毛茸茸的娃娃,真看不出来她还喜欢这个,可爱的小熊和小狗迅速吸引了刘泓和李雅,两人每人抱起一个,还亲昵地喊起了儿子,听得丁昱文一阵肉麻。

         终于开始看电影了,时间指向晚上九点半。包一一特地拿了零食,泡上两杯茶,两人凑一起盯着包一一那不大的显示屏。  站在原地的包一一笑了一下,她知道一定就是面前的这个小子把占座的包子给吃了!

         然后一系列的复杂曲折,麦子扬打电话给麦妈,麦妈打电话给企业的办公室,办公室查询了今天和麦总吃饭的客户的电话,再告诉麦妈,麦妈再打电话给客户,转给麦爸,然后由麦爸再打回企业。总之,麦爸是联系上了。麦子扬回忆着那个广告部经理的声音,有一点熟悉,听上去很年轻,却能做上经理,能力应该不错。麦子扬没有生气这个不速之客的电话,他看着那个通话记录的电话号码,是一个座机号码,或许这就是她办公室的。麦子扬有一种冲动,就是把号码存下来,他的确这样做了,然后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,于是又删除了。  而同学的聚会,也暂时定在元旦。麦子扬给还在学校的大军发去通知:务必带上军嫂参加聚会。另,不能不通知唐唐。  “一定要这么做吗?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  广告部负责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未婚女性,麦子扬私下认为,女人只要过了二十四岁,就不能称作女生,有装嫩的嫌疑,而应该称之为女性。所以,广告部的这个女性,也就是郑薇薇,此时突然问了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:“你的简历上写你没有不良的生活习惯,请问你平常喝酒吗?”公关企业又不是请客吃饭。麦子扬惊诧了一下,那个王学而也惊诧了一下,然后慢慢回答说:“我酒量不错,不过我平常都是很有节制地饮酒,这个,不算不良的生活习惯吧?”  对于钱,麦子扬好像真的没有观念。自己在美国读博士那会儿,除了奖学金攒下了一些,实习还赚了不少,虽然钱的数量不是特别多,可是到了中国就翻了好几番啊。最可惜的是,美元一直在贬值,汇率都跌到八以下了,自己手头的美元得赶紧都抛了。老爹好像给过他一张银行卡,说是他的工资卡,得去查查,看看有多少钱了。他对手下人笑笑说:“多少钱我也不知道,不过你们说得很有道理,我决定,以后不请你们吃饭了,攒钱!”办公室顿时一片哀号声。  包一一进去之后环顾了一圈,呵,果然和记忆中不一样了,明亮的房间,明朗的色调,各种杂乱的文件书刊报纸生机勃勃地呈现在她的面前。床上也堆得乱七八糟的,衣服袜子被子纠缠在一起……明知道她要来还不收拾,真是过分,随手就给整理了一下。麦子扬高兴地说:“真贤惠啊,我去楼下买点水果,你先收拾着吧。”包一一嘀咕着把东西归类了一下,看到一本相册在床边,看来,他经常看相册啊。包一一想着,坐到床边,翻阅起相册来。

         除夕晚上的拜年电话络绎不绝,麦爸接电话接到头大,所以嘱咐儿子接。每一个电话都是千篇一律的问候,然而又不可少。麦子扬在国外过圣诞节过春节的时候,哪见过这个阵势,渐渐地他就麻木了。在十一点多的时候,麦子扬照例接了一个电话,此时他对声音已经完全不敏感了,接过来就照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喜气洋洋地说:“过年好,过年好,麦子扬在这里给您拜年了!祝您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!”电话那头的人还没说一句话呢,麦子扬就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堆,这就叫做先入为主。  现在,张扬又提起来是什么意思呢?难道要重修旧好?麦子扬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,一个女孩子家,多不容易,他沉吟了一下:“是的,我们当时没有说分手。”那意味着,现在两人还是情侣?张扬没有说话,继续走着,麦子扬反倒不知她想干什么,女人的心思真难猜。张扬仰头看了一下天空,慢悠悠地说:“对不起!”麦子扬“嗯”了一声,不甚理解,奇怪地看着她,她也看着麦子扬,一字一句地说:“那么,我们正式分手吧。”  电影结束后,大家顺便交流了看电影的心得,刘泓和李雅满眼星星地夸赞梁朝伟多么成熟,金城武多么完美,多么帅,多么富有艺术气质,对于故事情节则似乎忽略了,而包一一低头喝着饮料,像是略有所思。半晌,她说出了一句话:“我想起来一句话。”大家盯着她,她认真严肃地说:“恶有恶报!”大家纷纷做无力状,然后包一一又补充了一句话:“舒淇是最幸福的。”  听到这句话,麦子扬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 的确很有道理,麦子扬过年时就殷勤地给王如焱发了一条节日短信,倒是也不期待她会回。有点怀念莫迪危和国外的朋友了——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莫迪危在大年夜给麦子扬打了一个电话拜年,并说自己过五天要来大陆玩,顺便拜访一下麦子扬,希望麦子扬能够抽空接待。另外,小濑香也要跟着来接受中国教育,恳请麦子扬同学一并接待。麦子扬有点头痛,不过在家乡看到同学,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。  麦子扬经过千辛万苦,终于来到了企业门前,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,这是经过何等的磨炼才到来的啊……下次再也不能坐地铁了。他整理一下被挤得皱巴巴的衣服,快步挤入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  少儿不宜?少儿不宜是什么?麦子扬坐在座位上,看着她的背影,现在这个社会,还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吗?想起昨晚和包一一的对话,麦子扬不禁热血沸腾起来,管她有没有男朋友,追定了。管她跟人家上床不上床,想想自己,也不是什么纯情少男,干吗非要严于律人,宽以待己呢?看看人家NIKE的广告做得多好,简直就是对自己说的:“Just Do It。”想明白这一点之后,麦子扬心情大好,开始翻阅几天前老爹转发过来的信件。  那个男人赶紧把手伸出来,脸上绽放了一个爆竹一般的微笑:“您好,从今天起,我就是您的助理。我刚从外地培训回来,接到通知说调任部长助理,所以不认识您,请原谅。麦部长,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做丁昱文,和包经理同年的,二十五岁,而且跟您和包经理都是校友,学行政管理的。以后就跟着您做事情了,请多指教。”麦子扬不失风度和热情地与他握了一下手,心里却起了疙瘩:丁昱文?校友?二十五岁?认识一一?不会是情敌吧?